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星武通神 第三百九十三章 闹市割人头

发布时间:2019-12-05 01:06:19

星武通神 第三百九十三章 闹市割人头

?元帅就在戴宗身边,杨冬青和戴宗的通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这小子可真够聪明的,咱们的目的都能看出来。”挂断之后,元帅感叹道。

“不但聪明,脾气也够大的,他打这个来是发泄不满呢。”戴宗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不是发泄不满。”元帅摆了摆手,沉声道:“他是在提醒我,这个棋子他做了,但事后要保他安全。他看得很清楚,即便七大家族没有证据,想要杀他也不难。”

稍微沉吟了一下,元帅叹道:“而且他在告诉我们,他的师傅是不会插手的。咱们想要把他师父拽进来,恐怕不可能了。”

说话间元帅站了起来,走到窗口远望万家灯火,喃喃道:“我同意他带着周子落离开,就是让他自己去查。因为咱们只知道是七大家族做的,但具体是谁也不清楚,没告诉他也是怕他脑子一热直接去冲击七大家族……可听他刚才所言,显然已经查出什么了。”

戴宗道:“是啊,他才刚离开一天,怎么查到的

?今天他就去了一趟名流会所,与香月见了一面,估计谈的就是星光豆娘的事儿。”

元帅缓缓呼出口气,说道:“算了,这个事儿就别想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秘,杨冬青有个神秘师傅,或许与他有关吧……不管怎么说,如果杨冬青能成功,对争取那些摇摆不定的中高级军官意义重大,而且他本人也会彻底倒向咱们。”

戴宗皱了皱眉,低声道:“可我担心,那个诅咒……”

已是深夜,上京城西区的宏明街仍是车水马龙,五彩霓虹将整条街映照得亮如白昼。一块块巨大的全息屏幕上播放着广告,明星歌舞,以及各种影视宣传。

杨冬青站在街道边上的一家酒吧旁边,两眼紧盯着街道尽头,手中拿着一瓶烈酒,不时往嘴里灌一口,就好像一个酗酒的醉鬼。

就在这时,宏明街的尽头出现了一辆白色悬浮车,在众多车中显得异常醒目。

即便在这个时间段,街上的车也不少,悬浮车开进这条街区之后就放慢了速度。杨冬青这时也动了,摇摇晃晃走向街道中间,就在距离那辆白悬浮车还有二十米的时候,他手中的酒瓶子飞了出去。

“啪”一声爆响,酒瓶就像一枚手雷在悬浮车的挡风玻璃上炸开,位置正好是司机正面。

悬浮车猛地顿住,大片碎玻璃四下飞溅,街道上的行人都惊叫着闪开。

紧跟着悬浮车从十米高空落在了地面,两个满脸愤怒的青年从悬浮车上走了下来,快步朝杨冬青跑了过去。

双方的距离并不远,很快两人就到了杨冬青近前,左边的青年抬手就是一巴掌,嘴里大骂:“草尼玛,你他么想找死是吧!”

“啪~”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大街,不过挨抽的却不是杨冬青,而是那名打人的青年。

“啊!”青年都懵了,一只手捂着脸,嘴角淌血,两眼茫然,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挨得打。

右边的青年吓了一跳,脚都抬起来了,结果没踹出去。

他没踹,杨冬青可踹了,一脚就踢在了他的肚子上。这名青年嗷一声惨叫,倒飞出二十多米,砰地撞在了悬浮车上,摔在地上就不动了。

左边的青年被一耳光打的还没回过神来,耳根又被杨冬青来了一拳,当时两眼一翻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悬浮车后座还有一名青年,正是叶家的叶欢。他是去酒店与段江流和莫叔见面的,遇见这样的事也相当闹心。但他自持身份,没有下车。一个醉鬼,属下就能打发。

但当他看到杨冬青出手,脸色就变了,这人的实力相当强悍。

下一刻,叶欢一把推开车门,从后座蹿了出去。

而这时杨冬青解决了两名青年,右脚重重跺在地上,一闪就到了悬浮车侧面。

“你是什么人?”叶欢紧盯着杨冬青的眼睛,他已经猜到,对方是奔着叶家来的了。

杨冬青一言不发,抬手就是一招大摔碑手,手掌甩出的同时,涨大了足有一倍,色呈青黑。

“气血搬运。”叶欢冷哼一声,向前迈步,右手上抬,左手金燕啄泥,点向杨冬青胸口,同时左脚横扫,用出一招绊马腿。

叶欢也是大圆满,一招三式施展极快,招式出手,一股刚猛的内劲遍布体表,霎时间,他的皮肤都呈现出淡淡的白色光泽。

“啪”杨冬青的大摔碑手与对方相碰,只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响动。看似重如大山,但落下却轻如鸿毛。

叶欢这一下发力本以为能把对方震开,没想到对方却轻若无物,这一下就像打在了空处,说不出的难受。

而杨冬青顺势变掌为抓,一把拿住了对方的手臂,柔劲将对方的刚劲尽数化解。接着向上一拔一推,叶欢的脚下立时不稳,左手的金燕啄泥和绊马腿全部落空。

“这是谁,功夫这么高!”叶欢心中骇然,对方的速度,反应,招式运用都在他之上。

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敌手。人家一只手就破掉了自己的攻击,这还怎么打。

而这一刻,杨冬青的左手伸了出去,直奔叶欢的脖子。半途他手一翻,寒光闪烁,嗤嗤轻响,匕首握在了手中。

叶欢并没有慌乱,紧盯着杨冬青的双眼,高声绽喝:“你到底是谁?”

他是催眠师,关键时刻用出了催眠术。

但出乎他预料的是,杨冬青的眼神依旧清亮,丝毫没受影响。

“啊~”叶欢惊得神魂出窍,打死他也没想到对方的精神力竟然也这么强。惊呼声中,他拼命向后仰头,想要躲过这致命一击。

可这时已经来不及了,施展催眠术耽误了时间,他的惊呼刚出口,匕首便刺进了他的喉咙。

叫声戛然而止,叶欢的眼神中还带着惊恐和难以置信之色。

“这就是你们进攻实验室的下场。”杨冬青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接着手腕反转,使了个黄龙转身,叶欢的头颅一下被割了下来,鲜血喷溅出一米多高。

而这时的杨冬青已经抽身而走,不见了踪迹。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专家
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网站
沧州治疗性病费用
太原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舟山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