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超神支付 第三十二节 逃出生天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6:37

超神支付 第三十二节 逃出生天

“喋喋喋,这种小嫰娃的鲜血,是韦某最爱的了……受死吧!”

冷冽的爪风扫起林秋白的长发。

“畜生韦三杰,你敢!”

林秋白怡然不惧,一脚踏出,鼓动浑身气血,如俯视蝼蚁般盯住老邪魔。

那一眼,尽是冷漠。

令得自称韦某的邪修攻势戛然而止,身体悬在半空,呆愣的看着林秋白。

“你……你怎知老夫名姓?”

韦三杰大惊失色,他的名姓,只有师尊师尊以及师尊的几位友人知晓。

外人只知血魔宗者,而不知韦三杰。

眼下个少年一语道破,叫他如何不心惊?一刹那间,韦三杰感觉身上所有秘密在林秋白面前都无处遁形。

可怕。

这个目光,简直可怕!

这双冷漠的眼,高高在上,令人不敢忤视。

“你没必要知道那么多,站在一旁看着小爷便好。”

林秋白当然不会告诉韦三杰,他用天道支付系统扫描一下,就能知道被扫描者的基础信息。

而是毫不客气的喝退韦三杰,转身看向段统领,眼神微微示意。

此刻,林秋白也万分紧张,他的所作所为,傲慢无礼,每一句话都在挑战韦三杰的底线,作为邪修,本来就是桀骜不驯的,一言不合就下杀手。

他怕韦三杰是性格古怪,智商低下之辈,禁不起羞辱。

所以林秋白心脏狂跳,似乎要冲出嗓子眼!若不是强行控制,早就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但为了活下去,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处于一种可怕的克制状态,任何情绪,任何因素,都影响不到他的一举一动。

每一个细节,仿佛林秋白都排练过了数万遍,没有半点不妥。

就连表情,都是懒散而邪气凛然的,此刻,林秋白就是一个邪魔。

资深邪魔!

“出!”

林秋白手心对着段统领,平地一声冷喝。

段统领的面庞飞瞬间扭曲,似乎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壮硕的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

画面恐怖而诡异。

短短数个呼吸,修为高达造化境初期的段统领,竟然变成一句毫无生机的干尸!

一百六十余圣龙卫眼眶通红。

“你这天打五雷轰的贼子,统领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

当中一人气得睚呲欲裂,冲出来要击毙林秋白。

却被韦三杰一掌拍飞。脑袋都削去了一半。

韦三杰已经完全确信,林秋白就是彻头彻尾的邪修!

这种手段,这种性格,只有邪修才有。

而且看林秋白桀骜的样子,林秋白肯定是邪修中的天才,是邪修联盟中,被高层最为器重的天才。

他必须跪舔。

“大人……有什么吩咐?”

韦三杰佝偻着身体,显得很卑微。

林秋白默不作声,静静的看着那句干尸,暗自庆幸。

‘还好段统领没有抵抗。否则,虚无盅还真吸食不了如此境界的强者。也不能震慑住韦三杰了。’

林秋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挥手一招,散发着邪恶气息的妖无蛊乖乖落在林秋白肩膀上。

袖珍异形。

肉红色的、狰狞的口器,加上身为天蛊与生俱来的邪恶气息,让得邪修们莫名紧张,他们甚至不敢忤视妖无蛊的视线。

“感觉怎么样?这种美味的血食,还满意吧?”

林秋白将手指在妖无蛊身上点了一滴鲜血,沾在嘴边品尝,露出一个十分享受的笑容,森白牙齿反射的光芒,就连那些邪修,心脏都颤了颤。

林秋白竟然是令邪修都害怕的蛊修。

也许在普通人看来,吸食人血肉,吸食人元气修炼非常邪恶。

但在邪修看来,修蛊才是最可怕的!

他们不经意间就在你身体里下蛊。

有些蛊含有强烈毒素

有些蛊寄生在心脉内脏里,

有些蛊操控你的大脑,让你变成行尸走肉。

总之,蛊修要是耍起手段来,再恶毒的邪修都害怕!

“大人……韦某……有眼无珠……给小哥赔个不是……大人宰相肚子里能撑船……”

韦三杰脸上肌肉僵硬的动了动,表情似笑却比哭还难看。

林秋白展露出来的手段,实在太过诡异!

他不敢轻易触碰霉头,缩着脑袋,小心翼翼的赔罪。

“哼!小爷此行有要事,这些人都得灭口。你做干净点!”

纵然韦三杰是造化境中期强者,林秋白也没有表现出有丝毫高看的样子。

仅是面容冰冷,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蹲下来,在段统领身上来回摸索。

很快便找出一枚圣龙令,拿在手中把玩了片刻。

“记住!你们都没见过我!今后在圣龙卫见到我,也不要吃惊!更不准表现出我是邪修的神态!

等到事情办成,整个显圣国,都会在我们的掌控下!懂不懂?!”

说罢,林秋白发出丝丝令人胆寒的笑声。

“嘶……”

韦三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无意间听师尊提起过,‘邪修联盟’联合推选了数位天才,以另一种身份潜入正派宗门。

当时师尊还说,此事是大大的机密,不要过多追问。没想到,竟然亲眼目睹了一位……

“小爷问你听到没有?”

林秋白转身拍拍韦三杰的脸,猖獗到了极点。

“我知道……小哥尽管放心。”

“全部杀干净,并且毁尸灭迹!然后远离,千万不可暴露小爷我!”

林秋白不多言语,冷冰冰的扫了一眼众人。

动作丝毫不显拖泥带水,翻身上马,马鞭一扬,便带起一阵冲天黄土,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大概狂飙了两个时辰,林秋白来到一条河流边。

下马。

一刀将马匹撂倒,推进河流之中,任由马的尸体随着汹涌的河流向下漂浮。

而他本人却是一头扎进苍莽的密林。

相比于一群修为高出他几百个境界的邪修,凶险的荒野简直是天堂!

“妈个鸡!这个逼装得我心脏承受不住!”

林秋白骂骂咧咧,尽量往丛林深处钻。

在一个造化境中期的老邪修面前蹦跶,而且对方随时都可能识破他的演技与伪装,然后一掌将他击毙,那种感觉就像刀尖上跳舞。

惊险刺激。

拿命在演戏!

不过装了逼还能跑,是真的刺激!

重获新生的林秋白忍不住想要长啸,但为了安全起见,他强行按捺住这种亢奋。

迈开腿,亡命奔逃。

这个时候,林秋白也不敢随意使用天梭。荒野之中,也许潜伏着王兽,林秋白要是从他们脑袋上飞过去……

那是亵渎、冒犯,会被瞬间击杀。

所以林秋白只能靠腿,同时尽量避开王兽领地!

当然,逃命的同时,他不忘时不时对比一下天降宝箱的提示路线,以免走错。

终于。

在第二天傍晚,林秋白来到了第二次天降宝箱的标记位置,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巨大的惊吓过后,终于是迎来了惊喜啊……

宁波整形美容医院
忻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抚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宁波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忻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