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超魔构筑师 第六百零七章 凋零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0:53

超魔构筑师 第六百零七章 凋零

“噩兆?”薄夜悬空高坐,双目一亮,讶异说道,“这幅套装,你已经完成了?不过,这也太快了点……”

“套装——噩兆,由五具道化武装组成,”李仪淡淡一笑,徐徐道,“分别为枯萎哀曲,混乱呓语,衰弱悲叹,石化歌咏,以及虹吸深嗥!”

“有五具这么多?而且,这么短的时间?”薄夜瞪大眼睛,脸上惊讶更重,不由说道,“李仪,你不会是以残次品糊弄我吧……”

说着,她眼帘掀起,视线转动,一一扫过五具武装。

“这是……什么视觉?”李仪感觉身上一凉,心头震颤。

他注意到,薄夜视线移动,眼瞳中无数符号和古字闪烁,恍若瞳中藏着一座超魔阵列,肢形解意,细致入微!而且,这还并非瞳术,而是她的自然视力!

“哦?倒是没有偷工减料……”薄夜点了点头,“其特性,分别为——枯萎、混乱、衰弱、石化和虹吸?啧啧,虽然还很稚嫩,但也勉强过得去了。那,这套噩兆,其武装特性是?”

李仪满脸惊异,很快收敛心神,恭敬说道:“其套装属性,为——噩梦凋零!”

“噩梦凋零?”薄夜闻言,似有所感,粉唇微微扬起。

“薄夜大人,其套装属性,你只需亲自穿上,一试便知。”李仪笑了笑,耐心地说道,“这五具武装,分别在心口和四肢,其中……”

“不必那么麻烦!”

薄夜却不耐烦了,打断了他,手掌遥遥一招。

嗡!

刹那间,五具武装缩小变形,竟是化为五枚指环,落于她的右手五指之上。

五枚指环闪耀,恍若神秘星辰,律动浮沉,熠熠生辉。

“什么?”李仪瞪大眼睛,呆若木鸡。

这一手,实在是镇住了他。

五具武装,薄夜信手一挥,居然化为五枚指环?

而更令李仪震惊的,是她毫不费力,就戴上了这五枚指环。

要知道,即使化为指环,这五具武装所需的承载力,也不会有分毫变化。

仅仅是她五指上的数寸肌肤,就能承载整整五具武装?

足见,薄夜的承载力,实在深不可测!

“她的本体,必然是某种上古巨兽……”李仪心中推测。

“咦?”

薄夜徐徐抬掌,看着自己的细嫩手指,忽然轻“咦”一声,面露思索。

她的五指之间,五种魔法辉光氤氲,如云霓聚散,似霞光飘摇,交织演化,瞬息万变!

而且,那五种魔法辉光,犹如五头凶恶魔兽,竟在相互厮杀,互相啃咬,变得愈发强大!此景,犹如驯养蛊虫,极为邪恶诡异。

“噩兆?”薄夜看着手指,歪了歪头,“这么看来,倒是有点意思……这套装效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出十倍以上!”

“多谢夸奖!”李仪淡然一笑,微微鞠躬。

不多时,五种魔法辉光交错,氤氲回转,如同漩涡,形成一种诡异平衡。

“哦?这幅套装,似乎——成了?”

薄夜似有所思,话音未落,指间浮现一头诅咒人偶。

这头诅咒人偶,似乎是灰色麻布缝成,遍体缝合痕迹,色泽昏暗,破败不堪。但唯独它的眼睛和嘴巴,却是颜色极重,仿佛浓妆艳抹,丑陋乖张!

桀桀桀桀!

怪笑之声回荡,李仪身躯一颤,神情僵硬,面露惊惧。

“这是……”他低声道。

这头诅咒人偶,正是噩兆的魔法灵魂!

而眼前这道魔法灵魂,与真正的灵魂,几乎看不出什么区别。

那如渊如狱的灵魂波动,更让李仪生出一种错觉,仿佛自己所面对的,是一名天位强者!

“道化武装,灵魂相通,血脉相连,简而言之,就是——强者恒强!”李仪心惊,暗忖说道,“薄夜是一名贤者,这套装噩兆,自然也灵魂强大。”

这一套噩兆,透着极致的邪异,还有绝巅的强大!

怪笑回荡,李仪灵魂颤抖,星象直觉哀嚎,竟有些不寒而栗。

“安静点!”薄夜眼睛一瞪,似乎不耐烦了,大喝说道。

诅咒人偶神情一凝,当下面露恐惧,噤若寒蝉。

“难看,”薄夜斜着脑袋,左右看了看,蹙眉道,“这也太难看了!”

李仪闻言,不仅心中苦笑:姑奶奶,这是道化武装,所求并非好看,而是暴戾强大!

“不过,虽然长相磕碜了点,但其套装属性,已经远出我的预料之中了。”薄夜点头,赞许地说道,“李仪,做得不错。”

“这是我应该做的。”李仪行礼,微笑说道。

嗡!

他话没说完,手背之上,已经多出一枚金色符印。

“这是报酬!”薄夜淡淡道,“有了这枚符印,这薄夜楼宇,你可来去自如。”

“多谢大人!”

薄夜却不再说话,她抬起右掌,指间一弦弦极光浮动,又有无数缕神秘幽芒涌现,注入极光之中。

仅是须臾间,那一弦弦极光,色泽愈发斑驳,竟浮现一抹妖魅之感,神机莫测。

……

李仪静心修行,不时打探消息,询问是否有人获得两人的消息。

可惜,让他失望的是,整整一个月了,别说消息了,连一点点的苗头,都完全找不到。

而吴越和苏月二人,似乎也同去寻找,但却一去不回。

李仪心中失望,又有些郁闷。

莫非,是自己想错了,两人并不在此地?

“算了……”李仪摇摇头,低声自语道,“再呆上三个月,若真没有消息,那也只能回去了。”

他静心修行。

李仪盘膝端坐,额顶之上,一道塞壬虚影悬空,双翼震荡,凌虚御空,聆听千音。

“嗷!”

声声虚空兽吼入耳,宛若世界的咆哮,更像是一场场洗礼,洗刷着他的灵魂,滋养着他的意境。

李仪神情淡定,不动如山。

几番洗礼,他的灵魂愈发坚韧,足以承受这虚空兽吼了。

甚至,李仪还悟出了些新的东西。

“虚空文字?”

他唇角微扬,灵魂深处,有一枚枚隐秘文字闪烁,却并非九州文字。其线条错乱,笔画繁琐,透着一抹虚空真意,似大道天成,玄秘难测!

这一枚枚文字,皆为虚空巨兽的文字,是李仪自声声兽吼中,一点点剥离而出。

文字,可谓是规则的沉淀!

每一族的文字,究其根本,都是对规则的诠释。

这一枚枚虚空文字,每一个文字,都藏着一个大道至简的“道理”。

只是,这种种虚空巨兽,其文字并不相通,体系不一,解析起来颇为困难。

不过,李仪倒是乐在其中。

这虚空文字,道行高深,甚至不逊神语

,有言出法随之效!每一次抽丝剥茧,李仪都如同学会了一个新的法术,妙不可言。

啪!

李仪额心一痛,不由睁开双眼。

面前,是一本小册子。

“你在剖析虚空文字?重头开始,太浪费时间了。”薄夜挑眉,淡淡说道,“这本虚空字典中,有我亲自整理的三十七种体系的虚空文字。你可在此基础上推演,若有新的文字,再记录其上。”

“多谢薄夜大人!”李仪点头,面露感激。

他也不明白,薄夜是如何知道,自己在剖析虚空文字?

看起来,她的心情很不错。

这些日子以来,薄夜并没有修炼,不知道在鼓捣着什么,神神秘秘的。

偶尔,李仪还会听她嘟囔几句:“那个老家伙,怎么还不来?”

半个月后,李仪依旧没有等到消息。

但是,薄夜却等到了。

……

“薄夜,你找我来,是改变主意,要拜入我的门下?”

一名童子悬空而立,唇红齿白,眼瞳赤红,竟是犹如一颗太阳,弥散着狂暴灼烈的辉光。

此人,居然也是一名贤者!

“哼!老家伙,还想着收我做徒弟?痴心妄想!”薄夜双手叉腰,大声呵斥道,“叫你来,是想告诉你,从今往后,保护费我就不交了!”

“老家伙?还有……保护费?”李仪一头雾水。

眼前此人,虽然看似童子,但显然,肯定又是不知活了多少个纪元的老怪物。

但保护费,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觉得,你能赢我?”童子一愣,面有诧异。

“当然!”薄夜点头。

“天真!”童子一脸不以为意,“若你听从我的建议,随我修炼太阳射线,恐怕早就超越我了!你修行极光之道,柔弱不堪,绝非我的对手!”

“让我修行太阳射线?”薄夜却撇撇嘴,冷哼道,“门也没有?这些招式,太不好看!”

“太阳射线?”李仪闻言,却是目瞪口呆。

此为太阳之光,也是灼热的极致,带有“湮灭”效果,不管是法术斗气,亦或是肉体灵魂,一旦遭遇,都会灰飞烟灭!

薄夜仅仅是因为难看,就要拒绝此道?

李仪呆住了。

他忽然有点不明白,这小姑娘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的?

“废话不多说,就战吧!”薄夜长喝一声,手指荡漾,极光弦动飘摇,宛若拨弄琴弦,绮丽幽芒闪耀。

“嗯?”童子眼瞳缩紧,那一缕缕极光中,竟弥散着一股前所未有的韵味,邪魅而妖异。

薄夜则趁着他一愣,率先出击,两道身影极速靠近,碰撞在一起。

轰!

虚空炸裂,太阳射线和虚空极光交错,撕裂夜空,群星陨坠!

“嗯?”童子身形后退,惊呼一声道,“这,这绝不是你的手段!”

“谁说不是?”薄夜长笑一声,再次欺身前冲,指间弦光浮荡。

玉溪治疗早泄医院
贺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青岛癫痫病
玉溪好的牛皮癣医院
贺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