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理顺电价再遇良机

发布时间:2019-07-08 20:53:58

理顺电价再遇良机

“油价已经涨了,政府还明确表示,年内水价和天然气价格要涨,电价是不是也要涨?”北京的李华女士对资源产品价格十分关切。

而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的多位官员与学者则表示:“理顺资源产品价格并非单纯的涨价,况且电价短期内上涨的预期不明显。 ”

“现在资源产品价格调整的压力较小,不过改革不等于涨价。”国家电监会研究室吴疆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这样说。

理顺时机较好

根据经济增长与通货膨胀的关系,国家行政学院董小君总结出四种组合:高增长高通胀、低增长低通胀、高增长低通胀、低增长高通胀。她认为,高增长低通胀的组合,是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的最优时机。“如果将GDP小于10%、CPI大于3%分别看作区分经济增长和通胀高低的标准,2003年、2005年至2007上半年正好落于这一组合区间,如果在这个时候对资源产品价格及时进行调整,则可以将中国经济增速从偏快拉回到正常轨道,但我国错过了这一最佳时机。”

根据统计数据,我国经济运行已进入“双低型”阶段,即低增长低通胀。董小君3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说:“目前属于资源价格改革的次优时机,从贯彻中长期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角度,最好不要迟于第三季度启动资源价格的改革,如果错过这一时机,中国经济发展今后可能会长久地背上包袱。”

吴疆表示,其实什么时候改革都是时机,关键要看改革的决心和共识。“对于电价的市场化改革,肯定要产生价格上涨和波动,而如何适应这种波动是最重要的,它需要相关配套政策的衔接。”

理顺产业关系

因为电力行业的上下游关联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所以导致煤电矛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研究所研究员邓郁松对本报表示,在产业间关联度很高的情况下,改革必须要配套。现在的问题是,定价不规范,价格结构非常复杂,调价没有形成常态机制,上下游产业价格严重扭曲。价格不能反映资源稀缺程度,不能反映环保成本与市场的供求关系。我国的燃料价格基本上跟国际接轨,但是上价格和销售电价比国际上低得多。居民用电价格很低,OECD经合组织 国家居民平均用电价格水平是我们的1.4倍。

吴疆认为,走彻底的煤电市场化改革道路是解决煤电价格矛盾的根本出路。要按照国务院相关文件的要求,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加快电力市场化改革进程,在坚持放开煤价的基础上,放开上电价,由发电企业根据成本及市场供求情况自主确定上电价,或在电力市场中竞价上,并实行上电价与销售电价的市场联动,将发电市场与终端用户紧密连接起来,让电力用户体会和感受到发电市场甚至是煤炭市场的波动变化,让价格充分反映市场供求的变化及资源的稀缺程度。

而且应该把电价改革纳入到整个能源价格体系改革中。电力是二次能源,作为一次能源的煤炭价格改革仍没有理顺,表现在税费改革没有到位,国外的煤炭资源税赋平均为8%—10%,而我国仅为2%。“如果煤炭价格暴涨传导到电价,煤炭超额收益让全社会用电者负担,而煤老板的税费负担较小,这显然不公平。”吴疆说。

理顺价格关系

近年来,我国发电规模增长的速度非常快,有效地解决了电力短缺的问题,但输配电环节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所以电价机制一直没有理顺。

董小君认为,要区分基础定价和正常调价机制,基础电价主要反映资源的稀缺和环境成本,当然也要适当考虑建设成本。而调价机制必须反映当期的市场供需关系,煤价、电价和CPI应该挂钩进行调整。

邓郁松表示,由于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的存在,电力市场结构普遍呈现垄断竞争甚至寡头竞争的结构,导致市场成交价格普遍大于边际成本。目前的市场竞争结构只是一部分,在发电环节是竞争的,但在输配和供电环节依然是垄断的,这也是导致电价水平不合理的深层次原因。

吴疆认为,由于目前没有对电力企业的有效资产进行监管,电力企业发生的全部固定资产都要通过价格回收和补偿。同时,电力系统的多种经营和辅业又有太多的从业人员,而且还在不断扩充,他们还要与主业平衡工资待遇,从而诱导主业形成投资过剩和设备资产更新过快等结果,产生更大的电力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正是因为电价成本不透明,所以导致社会对电价上涨的合理性持怀疑态度。”

所以,电价改革的关键环节是要有配套政策的支持,当价格上涨时,国家应该在使用环节出台差异化的补贴政策,从而减少对弱势群体的冲击。

关键词:

电价

哪个微店平台比较好
竞价推广中的关键字分析
微信分销系统软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