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分集剧情3341集

发布时间:2019-06-09 10:27:36
小儿干咳怎么办
小儿干咳怎么办
小儿干咳怎么办

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正在持续热播中,下面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分集剧情(集),接下来就一起来看看吧!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33集剧情

白浅不小心睡着了,等她醒来时已经天黑,阿离却不见踪影。她打开铜镜后发现阿离竟去了青楼里,白浅顾不上多少,打听出青楼位置后便去把阿离捞了出来。白浅询问阿离才得知,原来他看到有人欺负一女子便一路追到了青楼中,小小年纪如此侠义心肠甚是可爱,白浅告诉阿离走丢这件事是彼此的秘密,不要让父君知道。

白浅在路上被一登徒子调戏欺负,夜华从天宫赶回来后伸手一挥便将其变消失了,白浅倒是觉得被揩油也没什么关系,摸了两下而已,夜华听罢便上前搂住了白浅并用法术定住了周遭时空,二人深情拥吻,阿离笑嘻嘻的蒙住了自己眼睛。随后三人回到客栈休息,夜华忽然听到街上有打斗声便冲了出去,原来是自己的护卫正与魔教妖徒搏斗。夜华赶走妖徒后越发觉得这件事蹊跷,如今魔爪已经伸到天族人身上。

桑籍的长子元贞本在大殿外等候召唤,素锦却以自己可带其入殿为由骗其去了自己府上,随后她便和辛奴迷晕元贞,然后灌下烈酒后将他衣冠不整的丢到自己卧榻之上。素锦提前在屋内挂了一白绫佯装自尽,辛奴便跑出大声呼喊素锦被元贞侵犯之事,事情很快惊动了天君。待连宋带着桑籍和夜华赶到时,素锦已经和元贞跪于殿下。素锦一边数落元贞闯入府内轻薄自己,一边恳请天君和夜华刺死自己以表示不堪受辱之决心。天君本就与桑籍有隔阂,此事不论真假,他只当顺水推舟惩戒那元贞以慰己心,因此任凭元贞如何辩解都无用,只能说活该他倒霉。桑籍跪下替儿子求情,最终天君令手下以捆仙索绑之并扔入了凡间历劫六十年。司命星君更是给这元贞编写了一段荡气回肠痛苦不堪的命格。

事毕众人散去,素锦又佯装可怜去找夜华,夜华当即拆穿她的阴谋。当时天君的说辞是哪家良家妇女会用自己名节陷害人?偏偏素锦就是这样的人,当年不惜跳下诛仙台诬陷素素,今日这种事还要什么名节?可叹这素锦机关算尽不过是为了用此事牵绊夜华,好让他多留在天宫几日从而无暇顾及那白浅。夜华警告素锦不要再搞事情,如今之所以留她性命是因为结魄灯之事,另外就是因为她的身体里有素素的眼睛。

连宋纳闷既然夜华已经知道了白浅即是素素,又有婚约在身何不赶紧娶进宫里?夜华解释说是因为素素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连宋恍然大悟看来素素坠落后仍然记着挖眼之事,所以才找折颜要了那忘情水。夜华希望能和白浅培养出感情,反正曾经的素素对天宫也没有什么好的记忆,就当从头开始好了。

自从那日道士坏了自己的好事后,白凤九已经两年没有受到皇帝的召见了。正在抑郁之时,帝君竟走了过来。二人就这么并肩坐着,皇上讲起了自己的烦心事,当初他有个十分疼爱的贵妃,可是生下太子元贞后便去道观出了家,至今仍不肯回来。元贞十六岁被送回宫中,这贵妃每月来探望两次却仍不肯见皇上,这让皇帝颇为苦恼。聊完此事,皇上说起了陈贵人头上的凤尾花印记,他每次看都觉得那么熟悉和迷人,皇上担心自己中了妖术因而这两年故意避着她。皇上说着就动了情,刚要抚摸这白凤九,她却吓得逃开了。

夜华回到了狐狸洞后阿离嚷嚷着娘亲盼着父君回来,夜华听罢很是开心,他向白浅求证时,白浅却红着脸说是盼他回来做饭。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34集剧情

少辛不忍心自己的孩子去历劫,她想去找青丘白浅来帮自己,但桑籍有自己的看法,元贞自己闯下的祸事就应该去承担,何况这种事情就算是折颜上神出面也没有用。少辛想起了当初白浅归还她破云扇时曾许给她一个愿望,眼下救人正是时机。

白浅忽然想起了一个好办法,若是在这青丘寻一个小仙去作夜华的关门弟子,那么即使夜华离开青丘大家也能吃到美味的饭菜了。迷谷便急忙去张罗此事,很快甄选灶厨弟子的事就传遍了青丘,报名应征者络绎不绝,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一番比较之下,夜华未能相中一个,他直言这些来应征的根骨都不佳,若白浅有意收她即可。白浅本就不喜厨房之事,宛然拒绝。白浅差人遣散了应征队伍,随后和夜华去湖边散步,二人正聊天之时少辛持信物破云扇求见。少辛表明来意后,在座的太子夜华也觉得元贞的罪责判得重了些,其实说白了还是他并不在乎这个所谓的侧妃。白浅觉得下凡历劫不过区区六十年,何以如此担心?原来这少辛查出元贞下凡后十八岁有一场大劫难,此后过得很是凄凉痛苦,鉴于天庭欠青丘的事情颇多,如今这四海八荒唯有白浅改了凡人命格后天君不会追究,因而她才找到了白浅。白浅答应了少辛的要求的,但她也言明此事之后二人从此情谊断绝。

白浅将少辛找自己的缘由讲给了迷谷,迷谷觉得少辛真是机关算尽。然而这白浅也把改命格之事想的太简单的,很多神仙都有这个本事,但为什么别人不做?你用多少法力去改命格,就会受到等量的法力反噬伤害,何况那司命星君是何等人士,就连帝君都不一定能拿到命格本子。夜华考虑到将来二人继位天君天后时要受荒火天雷之劫,若是白浅不封印法力受了反噬,恐怕将来性命难保,他决定自己出面帮白浅这一次。

夜华找来司命星君要走了命薄,司命强调若不想打乱命格顺序那么白浅上神就得下凡替代一个道姑师父的角色,切记要封印法力。此事被端茶的缪清听到后讲给了素锦听,素锦心生一计,她让缪清替自己下凡间一趟。

夜华将命簿交给了白浅,白浅很是惊讶夜华面子如此大竟把原件要了过来,她细看后发现原来这元贞正是当朝皇帝之子,十八岁那年随父出行时救下一落水女子后便与其一见倾心,怎知他父皇也喜欢这女子直接纳为妃。其后元贞难以忘记此女,便偷偷与其私会致其怀孕,数年后这个孩子长大成人与元贞争夺皇位,随后兵败被元贞斩杀。元贞的旧情人得知此事后悲愤自杀并留下一封书信,这下元贞才知自己杀的皇弟弟其实是自己的骨肉。时值当朝再无后人,元贞忍着悲痛继承大统直至六十岁寿终正寝。白浅听罢便即刻动身下了凡间,元贞的前任师父便将其交给了白浅道姑。白浅决定静候他十八岁时助其渡劫。

离镜派遣翼族下属四处搜寻司音,他自己则来到昆仑虚寻找司音下落。离镜碰到了守在昆仑虚的子阑,他道出自己在东海北岸的北荒境内见过司音。此时很快传到了天庭夜华的耳朵里,夜华看到翼族持有的司音画像手抄本后顿时明白那司音即是白浅。

自三百年前产下病胎后,玄女便日夜守在这胎儿身边希望他能醒来,然而三百年过去这个病胎一直沉睡着,以至于玄女变得有些神经兮兮。这日离镜跑来询问玄女司音的真实身份,他告诉玄女正是因为墨渊不收女弟子因而才把司音化作男儿身,玄女刹那间明白了司音即是白浅,但她并未将此事告知离镜,而是选择继续装傻哄着婴儿。

玄女决定报复白浅,她化作司音的模样来到了青丘狐狸洞,随后哄骗了迷谷带自己去了炎华洞中。玄女见到墨渊肉身后大喜,但她却并未向往常一样向师父行礼,此时迷谷才得知眼前之人是玄女而不是姑姑,一番打斗后迷谷被玄女迷惑心智,她指挥迷谷将阿离也带了过来。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35集剧情

大紫明宫有宫女发现墨渊和阿离后恳请翼后将其送还,否则会给翼界带来大祸。玄女根本听不进去这些话,直接将其丢入水牢,随后她唤来众将军让他们准备炼丹之事,眼下这是要用墨渊的仙身炼化为丹药服给自己的患儿。

夜华来到凡间寻找白浅,他告诉白浅当今皇帝是东华紫府少阳君托生,白浅听罢大惊没想到竟是东华帝君。这时忽然窗子被一阵风吹开,白浅便前去关窗,等她转身回来竟发现夜华已经脱衣躺在了床上。夜华泰然自若的告诉白浅今晚无论她睡床上还是地下结果都是一样,无奈下白浅只好躺在了床上。按照命簿所写,那元贞历劫之日时会有一只大鹏鸟现身擒一美人落水,夜华告诉白浅桑籍与司命曾有过节,如今这大鹏可是从佛祖处请来的,白浅有些担心自己打乱司命的编排后会不会遭到嫉恨。

天宫的寿宴仍在进行,夜华睡醒后便让白浅为自己盘头束发,整理仪容。夜华随后返回天宫,临走前他叮嘱白浅六月初一时要把元贞支走,随后派人把东华帝君推入水中,如此便可化解元贞之劫数。夜华走后白浅想起了凤九,她便唤来元贞以考察他记忆力之名打听出了凤九所处的位置。

白浅刚来到陈贵人的菡萏院叫住发呆的凤九,凤九就哭着求姑姑不要将自己带走,还说着要与帝君生生世世在一起。白浅猜测疯癫的凤九是用了两生咒这种禁术才成如此模样,她只好令其昏睡后再差遣人送其回去。醒后的白凤九去找姑姑白浅表明了自己用两生咒的原因,原来她发现自从用了这陈贵人的身体后她发现自己面对帝君竟然一句情话都说不出,如此如何报恩,于是只好用了两生咒忘却自我,当初在梦境中得知帝君的心愿是得到一不离不弃的女子,六月初一时元贞会救下一落水女子,她便是帝君所求之人。这样一来凤九便可全身而退,也算是助了帝君一把。白浅将改命之事讲给了凤九,她想让帝君落水亲自救那女子,如此便可成就良缘,元贞也就不必参与帝君的情劫了。

少辛担心元贞便下凡间暗中照看他,凑巧遇到了白浅。白浅将渡劫的法子讲给了少辛,眼下正缺一个推帝君入水之人。少辛即刻返回北海将桑籍找来定下了此事。

六月初一,皇上携众妃和太子在湖边欣赏歌舞,白浅现身以传授道法的名义将元贞支开,其后一大鹏鸟盘旋在天空之上,众人皆为之称奇向水边靠拢。只见那大鹏飞身而下擒走一婢女投入水中,此时桑籍借着隐身术将帝君踹入水中。本以为事情会按照白浅的设想上演一番英雄救美两情相悦之事,没想到这皇上不习水性连呼救命。白凤九心急之下纵身入水救了皇上,当帝君睁开眼看到凤九时他坠入情不能自拔。此事发生时,白浅忽然莫名其妙被撞落水,千钧一发之际夜华不顾违天规施法救下了白浅。众人并未察觉异常,实际上推白浅的人便是那隐身的缪清。

缪清回宫后素锦将其训斥了一顿,她虽教训了白浅却未能成功,日后这要怪罪下来岂不是要牵连素锦自己?那白浅贵为青丘女君和未来天后,缪清竟为了靠近太子竟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素锦顿时觉得这缪清过于单纯,她决定好好利用一番缪清以后便可把都推到她身上。

折颜受西海水君之邀为西海大皇子看病,当年天宫药王只是止住了咳血其余也无计可施。折颜施法查看后眉头紧锁,看来大皇子的问题比想象中严重,折颜决定好好捋一捋此事。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36集剧情

皇后与诸位娘娘守在皇上床前等候皇帝苏醒,皇帝醒后独留陈贵人在旁,他询问了陈贵人小名后便决定以后唤她九儿。

白浅正欲去看凤九之时,元贞带着一只小宠物来询问白浅可否将其留下,这宠物本是有主之物却未能逃脱,原来是被元贞用锁仙铃给困住了。白浅无奈,既然都喊自己师父,她必定得帮下元贞去向其主人说下。此时司命星君和夜华忽然现身空中,这一下便把侍女吓晕了过去。为了避免麻烦,司命施法抹去了太子元贞的记忆。

司命告诉白浅,如今这元贞气运圆满,改命之事颇为成功,但此番也影响了帝君的命格。她希望白浅能一同前往寻那白凤九帮个忙。白浅正要去寻小九自是欣然前往,凤九告诉白浅自己本以为可以功成身退,没想到帝君如今看自己热情如火。司命听罢算是明白了帝君如今已经情根深种于凤九了,他教给凤九若想帮助帝君她得先设法完全掌握帝君之心在自己手上,待他深陷其中之后再故意伤那帝君之心,如此一来便可使凤九不受反噬之伤,帝君也能顺利历情劫。

白凤九按照司命所说与帝君相处,帝君果然对她爱慕有加直至提出要与陈贵人重新操办一场大婚,虽然不合礼数但皇帝毕竟是皇帝,想这么做就一定能做到。凤冠霞帔,真红龙袍,东华帝君亲自为白凤九蒙上了红盖头,他深情款款的对凤九说,这个宫中从此没人再敢为难你。这一夜白凤九得偿所愿。

夜华回到天宫后就遇到了叠风,叠风发现遇袭的仙人并无特点,但阶品都为上仙。夜华听后讲起了一个古老的传说,上古时有个叫接虞的女人因杀孽太重接二连三产下病儿,她便想出劫杀上仙后将其练成丹药的方法,病儿服下丹药便可康复。夜华由此推断幕后之人应该是背叛昆仑虚天族的翼后玄女。

白浅回到青丘与迷谷对话时发现他中了迷魂术,迷谷苏醒后将玄女盗走墨渊与阿离之事告知。白浅召唤出湖底的玉清昆仑扇后只身前往大紫明宫要人。迷谷见状急忙前往天宫向太子求助。

白浅一路杀到大紫明宫大殿前,无奈翼族人多势众,自己仙法又受压制,她遮光的白绫还被斩断。僵持中,玄女施展换颜术挑衅白浅,道出自己用她的模样骗得离镜之事。此举激怒了白浅,白浅微闭双眼后将残兵尽数剿灭。玄女见状急忙将墨渊和阿离挡在身前,夜华及时赶到后移开了二人的身体并熄灭了光源,白浅稍作调整便打算剿灭这玄女,不料离镜忽然现身将其救下,离镜本以为她是司音才出手没想到她竟是玄女,这下离镜彻底懵了。玄女还说出了司音即是白浅的真相。

如今的玄女重伤未来天后,又挟持了墨渊仙身和天孙,罪大恶极。面对夜华的质询,离镜为避免挑起战争便不再袒护玄女。此时的玄女已经陷入了精神错乱的境地,她满心都把自己当成白浅。白浅上前剥夺了她的换颜术,受不了现实的玄女弄瞎了自己双眼后被离镜关押到了极寒之地。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37集剧情

白浅在大紫明宫血战之后,仙体虚弱,晕倒在夜华怀里,夜华紧紧抱着白浅,冷言看向离镜,只留翼君自己看着办吧便转身离开了。玄女被白浅变回了本来的模样,竟然承受不住自己本来面目的打击,宁愿自戳双眼,夜华与白浅离去,玄女跪在地上声声喊着君上,君上,离镜满目凄然看着作茧自缚的玄女,我与你做了七万年的夫妻,竟然从未了解过你,玄女瘫坐在地上,冷笑着,七万年,你心中可曾有过我。如果没有我,你能坐上这翼君之位享受无上尊荣吗?离镜失神,如今玄女得罪了天族和青丘,已是罪无可赦,为了翼界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离镜纵然不忍,也需得狠下心来,命人将玄女关入极寒之地,待日后用刑。玄女哭喊着求饶,虽然七万年了,离镜不曾给过玄女一丝真心,可毕竟是嫁与自己的妻,今日终于知道阿音到底是谁,离镜心中枉然。

玄女被押到了极寒地牢,竟然在这里发现了被关押了三百年的离怨,离怨看到满腔愤恨的玄女,心中有了一个主意,他诱引玄女,难道不能自己救自己吗?玄女听了心中怔然。

夜华将墨渊仙体和白浅带回来之后,白浅因为法力消耗,一直在卧床休息,夜华并没有过问墨渊的事情,可是看到墨渊上神的那张脸,夜华心中难免有些凄然,他回了天宫,想连宋询问七万年前墨渊与司音师徒情谊如何,连宋想了想跟夜华坦言道,当时墨渊去深夜去瑶光上神水牢救出司音,并与瑶光上神因为司音大战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来,墨渊确实是从心里疼爱他的这个小徒弟,夜华听到这里,心中隐隐不安,浅浅,你忘记与我的那段情,不是因为我拿走了你的眼睛,而是因为这七万年来你等的人始终是墨渊上神吗?

狐狸洞中,白浅已经睡了多时,身体修养的差不多,醒过来却看见毕方满脸焦急的神态在自己床前,看见白浅醒了,这脸上紧张的模样才微微放松,轻声道你可好些,还亲厚地问道要不要喝水,这毕方乃是白浅四哥的坐骑,平时对白浅就是不冷不热的,如今在自己床前如此热情,白浅想了想,觉得想通了,这哪是毕方啊,分明是趁着自己受伤识别不出幻化术的四哥吧,白浅闷闷笑着,四哥你快别闹了,你这样子和毕方倒是没有差,可是性子也太不像了,你是没看见他平常对我不冷不热的样子呢。

毕方神情复杂道我没做什么变化,实实在在就是毕方,折颜上神与殿下去西海办事了,我一人守着桃林无趣,就来看看你,白浅愣了,想着自己刚才愣头愣脑的当着人家面说他不冷不热,尴尬地扯出笑脸说道,你们羽禽类一向性子冷,不像我们走兽,你别放在心上。毕方脸上倒是看不出来喜怒哀乐,只是默默看着白浅,突然走近床边道如果当日我在你身边,就算拼上一身修为,也断不会让你伤成这样。

白浅讪讪说,那是自然,毕竟我们是一个狐狸洞中出来的嘛,如果有一日你也跟别人约架,我当然也去给你助威的。白浅感受到了毕方那眼睛中的炽热,可以避开不与毕方对视,不想毕方嗔怪道,浅浅你装傻还要到几时,你明明知道我思慕与你,你却偏偏要说这些话来气我,因你与那天族太子有婚约,我便不得已藏了一颗真心,可那太子不仅早有了侧妃,还不能护你周全,这让我如何放心将你交于他,白浅正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复这毕方一番深情告别时,夜华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夜华看见毕方也没做停留,直接无视了毕方存在做到了白浅身边,白浅斟酌良久,呐呐开口道,我终是与天族婚约在前,我是个极重礼数之人,就断然不会做让天族和青丘都难堪的事情,你说你思慕我,我很欢喜,只是我们终究是有缘无分了,毕方还要说什么,可是看到夜华那一脸不屑的模样,还有白浅这分明拒绝自己的言辞,毕方愤愤离去。

白浅喝下夜华拿来的药,经过刚才这么一闹,白浅觉得气氛多少有些尴尬,故作气息奄奄地样子跟夜华说,我还有点困,你去忙你的吧,我再睡一会,夜华却并不打算走,侧头看着白浅说,你可知道,每回你不愿我在你眼前用的都是犯困的理由吗?白浅被这每回两字弄得晕头转向,轻声解释难道不是我第一次用吗?

夜华近身揽住了白浅,声音低哑缓缓道,浅浅,你刚才说的可都是真心话,你让我如此亲近你,留我住在青丘,当真都只是为了我们有婚约吗?如果与你有婚约的是另一个人,你是不是也如此,白浅心里暗自思量,这不是明摆的吗,如果不是因为这婚约,他能在自己这里一次次揩到油水,早在进青丘的时候就被迷谷打出去了,还能留在狐狸洞中分的一间上好的厢房,可是这夜华平时都是一副沉着冷静之态,如今在自己面前竟是这般示弱的模样,白浅努力挤出亲和的笑容,说道我对你好自然不全是因为婚约,你看你在狐狸洞中还要批阅奏折,还要给我们做饭,俗话说有来才能有往,你投我一个桃子,我自然要还你一个李子,就算没有李子,也得先拿枇杷替着不是,白浅想着自己这番话说的甚是合宜。

夜华突然将脸凑近白浅,闷闷道我从未给别人做过饭,我只给你一个人做过,白浅双手捧起夜华的脸惊叹说,原来做饭是你的兴趣啊,这是个好兴趣,有机会你也应该给你父亲母亲还有爷爷做饭,这正好体现一个孝字,夜华没有理白浅的这话,又道我做这些不是因为婚约,来青丘住也不是因为阿离想你,浅浅,我爱你。说完不容白浅反应过来,夜华已经覆上了白浅的唇。

白浅心中震惊,今天这是怎么了,自己这颗千年老铁树,竟然一开花就是并蒂花,白浅委实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夜华这深情款款,过了一会等夜华微微平静下来,白浅道这可开不得玩笑,夜华淡淡笑着说自己从来没有比现在更认真的了。白浅咽了口唾沫,说着我阿爹阿娘说了,这夫妻坐久了,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也就淡了,慢慢就变成亲情了,额,你看我们要不要直接跳过中间这一段,像现在这样做亲人不是也挺好的吗?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你就明白了,这些情情爱爱的实在是提不起来兴趣,等以后我若真是嫁给你做天妃,一定给你寻几位年轻貌美的侧妃,可没想到夜华听了这话神色苍白,盯着白浅眼睛问道你说的可是真心话,白浅敛容恳切到,真,比真金还要真。

夜华深思黯然,缓缓道你说这些话是特意想让我难受吗?浅浅,我只爱你一个,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了。白浅没想到这夜华竟是个这么认真的主儿,这些情话说完,夜华告诉白浅阿离无事已经送回天宫了,问白浅要不要跟自己回天宫,灵宝至尊那里的温泉最适合养伤,白浅想着那温泉着实是个好东西,便答应了夜华。

夜华回了天宫来到一揽芳华,嘱咐奈奈将屋子收拾收拾,明日会有人来住,看着熟睡的阿离,夜华浅笑说道阿离见到她一定会特别开心,也不会让她住到别处去。奈奈心里黯然,这三百年来,殿下从来不让人踏进一揽芳华半步,如今只因那位上神是未来的帝后,就这么与众不同吗?奈奈以为夜华已经忘了自家素素娘娘,心中不仅一阵悲凉。

夜深白浅惦念墨渊仙体,不知道这一番折腾可有损,缓步前往炎华洞,白浅对着墨渊的仙体,心中不经难过起来,折颜三百年钱就告诉自己师父怕是要醒了,可是如今三百年已过,师父还是躺在这里,白浅想着要是师父能醒过来,他们师兄弟重聚昆仑虚,不知道有多开心。

白浅拜别师父,漫步在青丘,看着青丘景色如此宜人,心中不禁也都轻快起来,白浅走到池塘边,脱下外衫,缓缓走进水中,从狐狸洞出来寻白浅的夜华,正巧看到这一幕,突然当时素素决然跳下诛仙台的模样一下子闯进了夜华的脑海里,那种锥心的痛楚又一次席卷夜华,夜华拼劲使了法术将白浅从水中捞了上来,紧紧抱着她,亲吻她,深怕自己一松手,自己会再失去她一样。白浅惊呼夜华你这干什么,夜华颤抖着声音说浅浅我还以为你要投湖,白浅解释道自己只是天气热,想要下水凉快凉快罢了。

两个人往狐狸洞中走去,正巧碰上折颜和白真从西海回来,折颜关心白浅伤势,说着说着便聊到了墨渊上仙,折颜还惊叹原来小五你已经跟夜华都说开了呀,害的我们这些老神仙还为你藏着掖着,白浅看着面无表情的夜华,说道那日玄女偷走墨渊仙体,是夜华帮自己救回来的。

四人一起回到洞中,迷谷跑来回禀姑姑说,那翼君离镜在青丘外面要求见姑姑,如今再听见离镜这个名字,白浅早已是心无波澜,甚至有些厌烦,她径直回了洞中,只告诉迷谷一句随便打发走了吧,我不想见,夜华听着不禁嘴角露出浅笑。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38集剧情

白浅回了狐狸洞中去休息,夜华来找折颜,折颜料到他会来找自己,夜华直问折颜三百年前白浅和擎苍大战之后沉睡数年可是真的,她可曾忘记了什么,折颜知道如今不能再瞒着夜华了,如实相告沉睡的事情是假的,而且白浅确实忘记了什么,就在当日夜华跳下诛仙台后,白浅就遍体鳞伤的出现在自己的桃林,夜华一脸凄然问折颜,白浅喝下忘情酒之前可有提过自己要忘记什么,折颜摇头无奈地说道白浅并没有告诉自己,折颜思索了一下告诉夜华,自己当时在天宫中见到的素素现在想来应该就是白浅没错了。

折颜疑问夜华是如何认出她就是素素的,夜华告诉折颜在东海之时,白浅的很多动作与素素太一致,而且手腕上红莲业火的痕迹更作证了自己的猜想。夜华怯问折颜,白浅要忘记自己,是不是因为墨渊,折颜无语对之。夜华心里暗想,与墨渊上神相比,自己当年与白浅的一个情劫或许只是白浅飞升上神的一个牵绊罢了。

玄女在地牢中光景凄惨,侍卫同情玄女明日就要被行刑了,给玄女带来了送行饭,玄女央求侍卫想见见自己的儿子,侍卫告诉玄女翼君让人将那孩子扔在了旁边的牢房里,待明日她行刑的时候也要将这个病儿一起烧了,侍卫看玄女可怜便将那孩子抱了过来,没想到玄女趁机杀了那侍卫,拿到了牢房的钥匙,模糊中找到了离怨的位置。

离怨狠狠地告诉玄女要她杀了自己,离怨将他们三个每死一个擎苍的功力就能增三分的事情告诉了玄女,并利用玄女对白浅的恨意告诉她,只有擎苍才能帮玄女杀了白浅,离怨给玄女指了条小路可以偷偷去凡间找到胭脂,并绝情地告诉她,要玄女骗取胭脂的怜悯,趁胭脂不备的时候杀了她,助擎苍冲破东皇钟的封印。

离怨告诉玄女自己有一块玉,这块玉可以指引她找到胭脂,那块玉与胭脂接近的时候就会发烫,这样即使玄女看不见也可以找到胭脂,等擎苍回到翼界知道离镜与天族联盟,一定会杀了他为自己报仇的。玄女终于拔下簪子,杀掉了离怨,拿走了那块玉。东皇钟里的擎苍从离怨的死中得到了功力,擎苍甚至妄想等自己出去之后让四海苍生为离怨殉葬,镇守在岸边的土地看到东皇钟如此异样,担忧害怕起来。

玄女抱着那病儿,跌跌撞撞一路向青丘走去,她想回去看看她的娘亲,玄女担心自己的模样吓到她娘,躲在暗处不敢去见她,玄女娘至今还记恨着玄女背叛了青丘的事情,甚至说出自己情愿没有生过她的话,玄女伤心娘不认自己了,更是将这伤心转化成了对白浅切入骨肉的恨意,让她义无反顾地决定去人间找胭脂。离开青丘之时玄女看到离镜守在青丘入口等待白浅,玄女痛恨离镜明日就要让人杀了自己,如今却在这里等着白浅可怜自己,她决定一定要去凡间找到胭脂并杀了她。

土地慌慌忙忙地去天宫找帝君,却被告知帝君已经去凡间历劫了,怕是要下个月才回来,土地只好回到东皇钟处,却发现这钟的异动竟然没有了,一如往常,土地纳闷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想着帝君再过二十多日也就回来了,一切还是等帝君回来再回禀吧。

皇帝和凤九外出散步却遇上大雨,两人只好在凉亭躲雨,皇帝让那些太监留下伞,他听凤九说过她的爹非常疼爱她娘,碰到雨天都不舍得她娘鞋袜湿了,皇帝要效仿凤九的爹,也要将这疼爱给凤九,皇帝执意要背着凤九回去,两个人在雨中相依偎在一把伞下,那雨水中的倒影,甜蜜温馨,皇帝背上的凤九,沉浸在情爱的甜美滋味重。

皇帝和凤九回到了寝殿,皇帝满目深情地问凤九为什么宠幸了她这么久,凤九却还没有孩子,凤九实在听了这话实在娇羞,两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浓烈。众嫔妃在皇后面前状告陈淑妃独揽恩宠,皇后认为当时皇帝也为太子的生母建了道馆,而且这陈淑妃还救过皇上的命,特别点也在情理之中。凤九还沉浸在与皇帝的爱意中,司命来找凤九告诉她既然现在已经把皇帝的一颗心拿到手里了,那该想办法蹂躏这颗真心了,只有这样才能满足帝君对下凡历劫的要求,凤九没想到自己与帝君的情缘这么快就到头了,心中万分不舍。

子澜在人间游历,竟然在一家酒馆碰见了胭脂,子澜想着自己在凡间已经找了这么久司音都没有消息,而且这胭脂的哥哥离镜说过自己曾经遇见过司音,那自己就想法子留在这胭脂身边,没准能找到司音的一点线索,子澜苦想怎么才能留在胭脂身边,正巧碰见有人调戏胭脂找她的麻烦,子澜借这个机会英雄救美,就这样子澜留在了胭脂的小酒馆里。

白浅和夜华准备去九重天了,结果两人走到青丘入口发现离镜还在等候,夜华去前面等她,留两个人做个彻底的了断。离镜疾步走上前,将玉魂拿出想交给白浅,并坦言当时是自己一念之差,如今想用这玉魂弥补,这样白浅就可以不用心头血了,白浅冷笑着说如今墨渊仙体已经不用心头血了,白浅告诉离镜当年自己确实将一颗真心都付给了离镜,甚至还想着如何劝说爹娘将自己嫁与他,可是没想到在自己用情最浓的时候,离镜与玄女幽会,给了自己当头一棒,后来师父仙逝,自己强撑着一颗卑微的心去求他的玉魂,可是离镜永远不能体会,当时的自己鼓足了多大的勇气,而他离镜又给了自己多大的失望。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39集剧情

白浅告诉离镜当初去找他借玉魂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却那么失望。离镜承认了自己是因为嫉妒墨渊才故意不给他玉魂,他恳请白浅原谅却被拒绝,白浅说离镜是她十四万年唯一倾心爱过的男子,但沧海桑田终究不可能回去,从此形同陌路,说罢她便去寻找在前方等她的墨渊,空留满脸泪痕的离镜。如此二人也算是有了个了结。

白浅走后,折颜上神来到炎华洞看望墨渊,他叮嘱迷谷不要将此事透露给别人。折颜随后来到了昆仑虚山下,话说这昆仑虚本是龙骨顶出的一座仙山,如今折颜眺望昆仑虚发现山底竟有隐隐龙气涌动。

白浅到达洗梧宫发现宫里很是昏暗,夜华说这一切都是为了照顾浅浅怕强光,话音刚落就抱起白浅飞身入了庭院,如此一来便不会惊动院中众人,讨得宁静。白浅本想悄悄地来,悄悄地走,因此想住在小团子阿离的屋子,但夜华既然已经安排好就直接带她去了一揽芳华。白浅到了一揽芳华便觉得周身不舒服,却又说不清哪里不舒服。奈奈见到白浅后惊喜的跪在地上,她惊叹于结魄灯的神力,当太子告诉她这位是青丘白浅后奈奈才知是自己莽撞了。

素锦从辛奴口中得知了白浅住进一揽芳华的消息,她变得焦躁万分,这白浅屡屡破除夜华的禁忌,功力非同一般。她心生一计,让缪清带着补汤去侍奉太子处理公文,同时给了她一瓶催情药物令其伺机行事。素锦告诉缪清,只要与夜华有了肌肤之亲他必定会负责到底。

缪清在书房等来了太子夜华,她陈述了一番太子的恩情后将汤献上,太子闻了汤却并未喝下反倒是问起了她下凡之事,缪清仍然在装糊涂,太子讲明天族和青丘都不会放过推白浅上神下水的人,他质问缪清难道你就不怕连累兄长和东海?就不怕永坠畜生之道?缪清惊吓的跪在地上恳请太子饶命,太子进一步逼问汤中所放何物,缪清只言此药买于凡间却未曾透露源自素锦。太子一听便知撒谎,凡间药物怎会对自己有用?此时躲在屋外的素锦匆忙跑进来替缪清求情。白浅路过书房时被夜华唤去,她看到素锦后心中感慨其双眼之美。素锦自是也将白浅误认为素素复生。

夜华重申自己对白浅的爱,他言明从此洗梧宫中只有她这一位娘娘,再无旁人位置,最终白浅教育了一番夜华不解风情,既无此意又为何带缪清回宫?夜华念在缪清对阿离的恩情,令其回到东海,既往不咎。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40集剧情

这缪清也是天真,竟然求着素锦让她帮自己向太子求情,还说出都是素锦娘娘指使的自己,素锦生气的离开了书房,冷笑着让缪清好自为之。素锦踉踉跄跄的回到了自己宫中,她情绪极其失控,她惊恐的告诉辛奴夜华之所以屡屡为白浅破戒竟是因为她与那凡人样貌生的一般无二。

白浅离开后迷路的性子又展现出来,走来走去摸不到路。夜华找到白浅后带着她回了洗梧宫中,夜华追问白浅为何让缪清回东海?他希望白浅因为嫉妒,因为爱自己才赶走缪清,这样夜华便知道自己在白浅心中有那么一分地位。然而终究事与愿违,白浅的回答虽然听起来是为了夜华好,却将自己置身事外。夜华质问白浅究竟要等那心中之人到何时?说罢伤心离开。夜华所指墨渊,白浅却迷茫不知。

翼后逃离的消息传到了翼君耳中,离镜震惊于离怨的死,他这一死将给翼族带来灾难和浩劫。离镜命令侍卫斩下离怨的首级示众,焚烧其身体,随后派兵搜救胭脂,若是遇到翼后则就地正法。

子阑在城里谋了个差事,闲暇时候就留在了胭脂的饭馆帮其招揽生意,此时玄女黑纱遮面来寻胭脂,她走到饭店的时候感到玉佩越来越热,她就向子阑打听一貌美女子。子阑带着玄女讲其引荐给胭脂,至此胭脂与玄女相认。子阑惊讶于小哑巴老板娘竟然会说话,更惊讶于昔日玄女这般模样。子阑离开去帮胭脂照看饭店生意,玄女将自己的儿子呈给胭脂看,胭脂满心喜悦的接过孩子却发现婴儿并无气息,而且是个女孩儿,玄女则在一旁讲述自己三百年来如何养育孩子的事,胭脂这才知道玄女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中。

玄女向胭脂声泪俱下的讲述了自己的悲惨遭遇,她说离镜杀了大哥离怨并将其枭首示众,自己舍身阻拦又被扎瞎双眼后赶出大紫明宫。胭脂听罢如五雷轰顶,她施法想修复玄女的眼睛却怎么都无法成功,原来这子阑在门外偷听了发生的事情,他担心玄女恢复视力后认出自己便施法干扰。

凤九去御书房给皇上送汤,心里正想着帝君这情劫之事,她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帝君,这番心思竟得到了司命的回应,她一时惊吓将茶盘跌落。帝君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很是纳闷,凤九担心被看穿便跑了出去。司命现身将宫斗的剧本交给,如今这凤九已经从陈贵人升为淑妃,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想法让帝君恨透陈淑芬这个女人,如此历劫才算完整。司命让凤九去嫉妒那诞下太子的贵妃,凤九却不知从何做起,她按着剧本写得去道观找那贵妃要茶点吃,回宫后便佯装痛苦中毒一般,按着剧情发展她应该指责贵妃下毒,可凤九还是于心不忍害那善良之人,在皇帝来探望她时便主动替贵妃澄清,如此一来皇帝更是爱她深切。

玄女趁夜黑潜入胭脂房间欲对她痛下杀手,没想到子阑及时出手阻止了玄女。他将玄女带离房间后警告了她一番,此事并未惊动胭脂,因为子阑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41集剧情

白浅夜不能寐,好不容易小憩一会又被奈奈叫醒,这小殿下阿离自从那日饮酒后一直不见苏醒,这脸还越来越红。白浅把了下阿离的脉搏后觉得他酒量的确不佳,和她们青丘的小孩子不同,这个样子恐怕还要一夜才能苏醒。她劝慰奈奈,阿离这泛红的小脸说明酒劲正在退却。

白浅见奈奈如此操心,的确是个忠心的仙娥,她让奈奈回去休息,自己则独自守着阿离。第二天阿离脸色红晕已经褪去,周身也不再发烫,奈奈煮了一碗粥让小殿下吃下。此时灵宝天尊差人来接白浅去疗伤。白浅刚离开一揽芳华这素锦就上门来打探情报,好在这奈奈够忠心拼命将这素锦拦在了门外,三百年前素锦如何迫害自己主人素素之事历历在目,仇家上门能安什么好心?素锦知道灵宝天尊闭关多时,如今为了白浅竟又开了天泉,这可把她给嫉妒坏了。

白浅在去天泉疗伤的路上遇到了两个仙娥背后说自己坏话,天宫有个规矩那便是不得妄议上神,她便以此为理由命身边婢女将那两人罚离天宫。这么一来白浅也没了兴致,她又折回了一揽芳华。

夜华担心阿离便来找他,他为人父那如五脏俱焚的忧心和白浅泰然自若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夜华一时情急斥责了白浅,白浅心中委屈反呛夜华应该将阿离送给那温柔贤淑的素锦妃子。夜华沉默不语,抱着孩子匆匆去寻药王去了。奈奈回来后找不到阿离还以为是素锦抱走,白浅看她焦急的样子便想打听当年素素之事,奈奈只道此事天君有令不准谈论,白浅也只好作罢。

天君在大殿询问帝君历劫的情况,司命掐指一算道出此时的帝君微服出巡刚遇到刺客,众人听罢大赞这命数编排的好,东华帝君征战四海八荒从无败绩,这番体验也算是有其独到之处了。

雷电交加的雨夜,帝君与凤九被黑衣刺客团团围住,凤九为救帝君不幸中箭,二人一路逃到了一破茅屋中。凤九眼神迷离,气息羸弱,她用微弱的嗓音喊出自己拼命也要守护帝君。皇上虽不知这帝君是谁,但他猜想九儿的家乡或许会把皇上称作帝君。杀手一路追到了茅屋与皇上大战了一场,凤九则因伤势过重昏迷不醒。次日子阑带领官差来到了庙中查案却只看到了满地的尸体。皇上带着陈淑妃跑到镇子上四处求医,正在街上买菜的胭脂将他们俩带到自己的饭店中,随后胭脂独自为陈淑妃疗伤。玄女忽然闻得九尾狐族的气息便隐身进入了房中,她又想用禁书将孩子的元神封入凤九身体中。胭脂无奈之下只好骗玄女说,你儿子好歹也是半个仙族,唯有得到那仙族圣物神芝草后我再渡给他修为方能苏醒。神芝草取得并非易事,胭脂承诺会带玄女去取,但现在不能阻挡她救下凤九,玄女只好暂时作罢,她仍然想趁子阑松懈之事杀了胭脂。

胭脂救下凤九后便让皇上去看她,自己则留下来和子阑聊天。算来二人已经相处了五年,平淡的生活如今起了波澜,她也答应了玄女要帮她取仙草,因此胭脂告诉子阑自己要离开这里。子阑却说他反正了无牵挂,胭脂去哪里他都陪她。眼下这子阑似乎对胭脂有了些许喜欢,但理智告诉自己一切都是为了寻找司音。

天宫中因帝君遇到了翼族胭脂,司命发现帝君的命簿又发生了改变,原本书写的剧本凭空消失。另一边阿离已经苏醒,素锦和乐胥都在照顾阿离,乐胥感慨这白浅终究是没有生过孩子的人,不懂得照顾人。阿离却反驳说娘亲对自己很好,乐胥一听倒是乐了,便问阿离这娘亲是不是白浅教的。阿离直言娘亲便是父君画上的娘亲,此时素锦也说出了自己见到白浅后发觉她和素素极其相似。乐胥听罢隐约有些不安。

以上就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分集剧情(集),相关剧情还在更新,敬请关注!

少年指小偷遭殴打 网友-如此猖狂到底为哪般?
98%鲜肉不敬业 编剧“卧底横店”爆料行业内幕
中小学可惩戒学生 教师该如何把握“尺度”才能解决两难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